400-0996-678
搜 索

港交所市调机制再改革 或引入熔断机制

2019-08-30 阅读(2203)

  时隔3年,港交所市场波动调节机制(以下简称“市调机制”)迎来新一轮改革。

  8月16日晚间,港交所刊发咨询文件,征询市场对优化证券市场开市前时段及市调机制意见。

  这也是港交所2016年引入俗称“冷静期”的市调机制后,首次提出扩阔市调机制建议,拟将市调机制所涵盖股票范围,由恒生指数成分股及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成分股(逾80只股票)扩大至恒生综合大型股、中型股及小型股指数成分股(股票总数接近500)。

  除此之外,港交所亦就香港市场应否考虑引入市场层面的波动调控措施,例如停市机制,征求市场意见。这也意味着,流传多时的“熔断机制”正式迈出了市场咨询这一步。

  8月19日,港交所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港交所对是否推行停市机制没有既定立场,此次咨询跟市况也没有关系,是早就计划要做的,是不是推行要看市场咨询的结果。

  调整触发门槛

  2016年8月,港交所在证券市场推出市调机制,以缓解极端价格波动对市场有序运行带来的冲击。

  目前,港股有针对恒指及国指成分股合共82只,在持续交易时段期间,若适用证券的潜在交易价格较5分钟内波幅上涨或下跌10%,便会触发全日仅一次的5分钟“冷静期”。而每只市调机制适用股票在每个交易时段最多只可触发冷静期一次。

  港交所表示,自推出以来市调机制从未被触发,主要是因为期内市调机制适用证券本身的价格波动不大,以及市场采纳的是较为宽松的模式。

  国际证监会组织于2018年8月发出指引,要求受规管的市场不时检讨修正波动调控措施,以确保紧贴最新市场发展。因此,港交所咨询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后,提出了扩阔市调机制的建议。

  “鉴于目前的市调机制从未被触发,对市场参与者来说冷静期仍然是较为陌生,扩大覆盖范围的建议为逐步优化市调机制过程中有意义的一步。”港交所称。

  触发门槛亦有所调整。港交所建议将触发界线分三层,上述三个恒生综合指数成分股的触发界线分别设定为5分钟前最后一次成交价的±10%、±15%及±20%;同时也容许每只市调机制股票于每个交易时段可被多次触发。

  8月19日,中泰国际分析师颜招骏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把小型股指数成分股的触发点提高至30%效果会更佳。他进一步表示,虽然港交所作的回溯测试中做出了数据分析,但是市场有种自我实现的现象,小型股指数成分股信息流通性及股份流动性较低,股价波动性较大,小型股单日急跌10%的情况也是常见,若定下触发点在20%,那么便有机会引发市场恐慌,进一步增加沽压,变相自我实现。

  同日,泓瑞源金融证券持牌负责人、策略师岑智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时现行市调机制应用于恒指及国指成分股共82只股票, 都是大盘股, 一般波幅不会太大;而本次咨询中,港交所建议将所涵盖的股票范围扩大至所有恒生综合指数成分股,共计486只股票,这当中或会包括一些相对较小的股票,有机会触发市调机制。

  “由于这不是熔断机制,所以在冷静后仍有机会再交易,相信上述措施有助令个股的波幅减少,变相降低了其风险。”岑智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在这一次市场微结构改革中,另一项则是优化开市前时段相关机制。

  港交所建议,调整证券涵盖范围至所有股本证券及基金;加设随机竞价对盘。股票交易整个开市前时段容许输入竞价限价盘;容许价格不低于上日收市价的卖空盘;设立分两个阶段的价格限制,其中在输入买卖盘时段,价格限制在上日收市价的±15%,在不可取消时段及随机对盘时段,加入第二阶段的价格限制,价格限制在输入买卖盘时段结束时录得的最高买入价与最低卖出价之间。

  “若开市前时段及市调机制两项建议落地,可减少港股开市时的波动性,同时增强股市价格发现的功能。”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熔断机制待考

  除了提议的市调机制优化措施外,港交所亦希望借此机会,就香港市场应否考虑引入市场层面的波动调控措施(例如停市机制)征求市场意见。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市场便有消息透露,香港交易所正初步向业界咨询有关“港版熔断机制”的意见,即在香港出现重大市场危机如恒生指数显著下挫某一个百分比时,香港是否有需要采用有关机制,暂停市场交易,以免香港沦为“大鳄提款机”。

  目前,美国为少数设有熔断机制的市场,而即使在指数下降时段,美国市场层面的波动调控机制仅1997年被触发过一次。A股市场也曾在2016年引入指数熔断机制,然而在熔断机制施行后,沪深300指数持续暴跌。最终,为维护市场稳定运行,这一机制被暂停。

  港交所坦言,最近的实施显示,视乎各市场停市机制的具体机制,触发停市机制可能导致意料之外的结果。例如,停市机制可能会增加市场恐慌,并在机制被触发或接近触发时加剧下跌。

  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由于港交所已就扩大波动调节机制至所有恒生综合指数成分股发表咨询,涵盖港股95%的市值,因此在引入市场层面的停市机制可以接受,但并非必要。

  颜招骏指出,香港以机构性投资者参与为主,信息流通性较高,这类投资者对于公司或市场的估值或基本面应有较深入的理解,因此,就指数而言出现突如其来的大升或大跌的几率较小。此外,目前港股已有完善的指数期权、期权、反向产品给投资人做对冲,相信港股投资者可以适度参与相关对冲产品控制风险。

  “何况一旦引入停市机制,有机会加剧市场的恐慌,进入循环,加深跌势。”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可否认的是,停市机制想要走向落地依旧任重道远。

  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落地面临的难度上,港交所还需要考虑停市时间、复市时间、触发机制的波幅、衍生工具结算问题等。而股票期权、期货等成交量及未平仓合约也与日俱增,如何处理停市时衍生工具的交收及结算价也是非常重要的。

相关资讯推荐
用户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300个字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